劉鋼說「畫」:告別

  • 用LINE傳送

看到陳淑霞的這幅肖像畫,我想起以前的一位同事,她37歲時死於癌症。西方有句諺語:“感悟人生始於40歲。”可惜她差了三年,沒有趕上。

陳淑霞《櫻子》,1998 年,油畫,61×50 公分,作者收藏。
陳淑霞《櫻子》,1998 年,油畫,61×50 公分,作者收藏。

她是一個極其平凡的人,性格文靜,不善言辭。遇到事情,無論好壞,她總是一笑了之。有一次,一位客戶當著很多人的面對她大發雷霆,我怎麼勸也勸不住。我原以為,她會被罵得掉眼淚。可是,她卻笑眯眯地站起身倒了杯水,雙手端給暴跳如雷的客戶。那位客戶看到她的笑容,不得不止住了叫罵聲。

2002年,她被診斷出患有乳腺癌。手術後休息了幾個月,她便中斷化療上班來了。問她為什麼不繼續治療,她淡淡一笑說:“化療太痛苦了,我不想熬日子。”之後的幾年裡,她盡情地享受著生活。週末看電影、聽音樂會、參觀展覽,每逢假期她必定外出旅遊。辦公室裡,她的身影依然像往常那樣輕盈,見人遇事依舊淡淡一笑,從她的神情中察覺不到一絲病態。

2005年元旦剛過,她來電話告假二周,說是要住院複查。她住院期間,我曾幾次看望她,只見她一天比一天消瘦,臉色也變得越來越黃。然而,每次見面,她總是儘力打起精神,衝我微微一笑,表現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她讓我給她推薦幾本小說,說是除了傷感類型之外什麼樣的都行。

我見她的最後一面是在一次出差之前。當我告訴她要離京外出幾天時,她聲音微弱地說:“回來後再來看我,我會變好的。”道別時,她儘力抬起那雙沉重的眼皮,雙眼一眨不眨地望著我。看上去她想淡淡一笑,但顯得力不從心。

出差第二天的中午,我的手機接到一條短信。打開一看,心中不覺一怔。她去逝了,走得這麼快,就在我與她分別的當夜。我眼前浮現出分手時她的那種表情,神態就像這幅畫中的女子一樣。我忽然意識到,她已預感快要走到人生的盡頭,她想微微一笑向我告別,眉宇之間流露出一絲永無止盡的憂傷。

本文摘自《時光收藏者》一書。
本文摘自《時光收藏者》一書。

《時光收藏者》購書傳送門:
博客來
典藏
讀冊

Publication:其它Categories:特輯
  • 用LINE傳送

Comments

《典藏藝術網》電子報


×

登入


或使用 E-mail 登入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