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觀藝術空間首檔展覽「墨嵐」個展

羅展鵬:我所畫的是肉眼不可見的感受

  • 用LINE傳送

澎湃的雨勢澆不熄創作者追尋的熱情,一如羅展鵬對信仰的追求。睽違三年的台灣青年藝術家羅展鵬,6月17日於大直大觀藝術空間舉辦「墨嵐」個展,並邀請兩位與談人:東海大學美術系教授徐婉禎與台南大學視覺藝術與設計學系副教授吳宥鋅(當代視覺文化理論),一同與羅展鵬進行三方對談。雖然開幕之日傾盆大雨,整場座談與簽書會人潮卻不畏風雨前來助陣,幾乎擠爆了會場,藝術圈的重量級人士也紛紛到場共襄盛舉,以行動支持羅展鵬的重生。

「墨嵐」個展,籌備近一年,共展出25件,融合水墨與壓克力之作,展現當代水墨另一種新境界。誠如藝術家敘述「我的作品是對未知不可見之事物的敬意,是對過去、現在、未來知命定的服從。是對一起自身靈魂存在的感動。是對所有相遇之人的愛的表達。是對萬事萬物之美的禮讚。 對我來說,這是我與神的相遇的瞬間。」無疑的,這是一場藝術家與神的對話與信仰之路。有別於昔日的風格,羅展鵬以黑白的水墨風格,描繪出一幅幅眾生樣貌,在他筆下的人物都是一則則活脫的故事,如何能夠穿透表象深入內裡,觀看靈魂深處,有待觀者以不帶偏見的眼光凝視。

以精緻的「照相寫實」聞名的羅展鵬,因發表「草莓族」創作而受到關注,這次也難得以東方氣韻強烈的「水墨」形式呈現,在其洗練的西方繪畫技巧中卻帶有強烈的東方特質,成為這次座談會的討論焦點,究竟我們所認知得當代水墨與傳統水墨的差異何在?在當代水墨興起的此時此刻,又該如何定義羅展鵬獨特的水墨風格?在歷經生命轉折的時刻,羅展鵬以「墨嵐」系列作品,述說自己在信仰的追尋過程,如何與神相遇,幫助他度過人生的低潮。「墨嵐」個展是一場觸及生命的展覽,值得拭目以待。《典藏投資》彙整講座精華與讀者分享。

台灣青年藝術家羅展鵬於6月17日至7月30日於大直大觀藝術空間舉辦「墨嵐」個展,並邀請學界與藝術家進行三方對談,現場嘉賓雲集羅芙奧董事長王鎮華也到場致詞。(攝影:陳意華)
台灣青年藝術家羅展鵬於6月17日至7月30日於大直大觀藝術空間舉辦「墨嵐」個展,並邀請學界與藝術家進行三方對談,現場嘉賓雲集羅芙奧董事長王鎮華也到場致詞。(攝影:陳意華)
藝術家羅展鵬分享「墨嵐」個展的心路歷程。在歷經生命轉折的時刻,羅展鵬以「墨嵐」系列作品分享自己的信仰歷程。(攝影:陳意華)
藝術家羅展鵬分享「墨嵐」個展的心路歷程。在歷經生命轉折的時刻,羅展鵬以「墨嵐」系列作品分享自己的信仰歷程。(攝影:陳意華)

緣起

緣起於2009年,羅展鵬在柏林駐村期間,將水墨的題材與西方藝術融合一起,創造出全新的創作形式。在塗鴉藝術的啟發下,他把塗鴉使用的壓克力顏料與東方文化的墨汁結合一起,墨汁因為壓克力顏料而變得濃稠,讓他的塗鴉可以做出造型,同時也能創造出水墨的飛白效果。對羅展鵬而言,「墨嵐」展覽和他在柏林和洛杉磯的作品相較下,在心境上更回歸到內心的世界。「墨嵐」的展名意指山中的霧氣,與水墨畫的精神相呼應,羅展鵬除了以昔日擅長的肖像人物為主題外,更加入了藝術家的想像空間。不過更為特別之處,即是「墨嵐」是羅展鵬理解和追尋信仰的過程的結晶。

在羅展鵬信仰的追求過程中,他接觸到各種不同的宗教,如新時代運動等。舉例來說,在二樓的「意識的實相」系列其創作靈感即是來自於新時代運動。「我在『意識的實相』系列中,把想像世界與模特兒結合起來,每位模特兒都有自然萬物的投射或代表,可能是枯枝或柴犬等。」在將近半年到一年的信仰追尋過程,羅展鵬最後轉向基督教信仰。「宗教的神奇經歷啟發了我,讓我回到基督教信仰中。我本來是人本思想者,一直認為只要努力就能戰勝命運,但結果完全不是這樣。神在我還沒認識祂之前就認識我,在我走投無路時,祂幫助我。我不否認這段經歷。」在一樓的展間呈現的是與聖經相關的作品,羅展鵬以聖經中的《傳道書》、《羅馬書》為文本,創作出一系列作品,如《道路 真理 生命》就是描繪耶穌在十字架受難的畫面,而《太初有道》即是描繪耶和華上帝創造天地之前的混沌。

羅展鵬「墨嵐」個展,大排長龍的簽書會長達一個多小時才結束。(攝影:陳意華)
羅展鵬「墨嵐」個展,大排長龍的簽書會長達一個多小時才結束。(攝影:陳意華)

有形材料賦予的無形力量

長期關注羅展鵬作品的徐婉禎,過去曾為文探討其「草莓族」系列的文章,她笑著表示,羅展鵬是其學弟,早期在學校時即受到矚目,時至今日對他的作品仍保有高度的關注。徐婉禎開玩笑地說,早在羅展鵬發表「草莓族」系列時就有種被打到的感覺。「不可否認,我們很容易被展鵬高超的技巧所吸引。老實說,畫『照相寫實』的人很多,而且畫得很像的人也不少,但是能夠把當代那種屬於他的世代的感覺表現出來的卻很少。當我仔細看過,吸引我的應該是作品背後那股無形的東西。我要強調的是無形的東西,在面對作品時,我能夠感受到與畫作中的人物互相凝視的感覺,畫中的人物不再是被觀看的對象,我們彼此對看,這點到目前為止誰能做到?」

徐婉禎進一步分享:「我在看作品時,充分感受到作品傳達出的聚散,這個展名叫做『墨嵐』,代表山中的水氣,因為氣候溫度的關係會聚集一起,但因某些條件後又散掉,我看作品感受到展鵬在創作時有一股力量使之『凝聚』、『顯現』,然後『散去』,那是在聚散之間,虛實之後所傳達出來的一個結果。那股力量是凝聚後一段時間才散去,藝術家在這段時間一鼓作氣把作品完成。我說的無形力量即在於此。」

其次,關於媒材的討論,徐婉禎表示早在1960年代的台灣抽象繪畫運動潮流中已經有不少藝術家在思考,當時為了中西融合他們花了不少心思在媒材上做實驗。舉例來說,劉國松的某件作品就是把《早春圖》以西方技法、東方題材進行融合詮釋,而類似這種跨媒材或跨越東西方的思維在1960年代就開始了,並且延續至今。不管是跨越東西文化或者是技巧、材料的突破等都是其次,對她而言,觀者不知道藝術家如何將水墨與壓克力混合起來,或者如何使用水墨的潑灑技法,營造出水墨感都沒關係,因為她認為只要能感受到作品中想要傳達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羅展鵬的作品雖然畫的是西方的面孔,但不可否認,我們就是能感受到東方的特質,這就是關鍵;也就是說,對藝術家而言,如何用有形的材料(物質)賦予它無形的生命力,是最為難能可貴的地方。」

開幕之日傾盆大雨,整場座談與簽書會人潮不畏風雨前來助陣,幾乎擠爆了會場。(攝影:陳意華)
開幕之日傾盆大雨,整場座談與簽書會人潮不畏風雨前來助陣,幾乎擠爆了會場。(攝影:陳意華)

「墨嵐」是水墨?當代水墨?

此外,與羅展鵬同一世代,同時本身是傳統水墨創作者的吴宥鋅也分享對「墨嵐」個展新作的看法,並探討「傳統水墨」與「當代水墨」在審美上的差異,引領觀者如何觀賞羅展鵬的新作。吳宥鋅笑著表示,「觀察藝術家創作必須從各個不同時期切入作比較,我發現羅展鵬的『墨嵐』個展所呈現的作品耍帥的成分變少了,作品沉澱下來,比過去的作品更為深入,往內心挖掘。」

關於羅展鵬的「墨嵐」個展,在看似西方技法卻蘊含東方特質的作品,該如何定義其為「水墨」之作?傳統專業水墨出身的吳宥鋅分析指出,若以純粹專業水墨訓練來看,第一眼看到羅展鵬的作品可能不會認為是水墨畫,因為從視覺的主體部分來看,此一系列作品看起來比較像高光的表現形式,與水墨繪畫中所強調的筆、墨、線條的精神截然不同,而是比較像黑白的水彩,或是油畫,只是畫面中輔以潑彩或滴流等技法。主因是筆墨線條並非居此系列作品的主要位置。

但是若是以「當代水墨」角度來看觀賞此一系列的畫作,這些問題並不存在。他進一步解釋,「因為羅展鵬的作品帶有強烈的東方風格,一種屬於東方的韻味,這就是『當代水墨』最想追求的感覺。」為何會有這樣的差異?主要是因為現今的水墨教育或訓練和過去已經不同了。過去著重「書法性的線條」是因為昔日的文人如果書法寫不好,秀才會考不上,所以當時便以「書法性的審美」標準評判水墨的好壞,但現今水墨創作者的訓練方式有別於過往,現在考大學重視的是素描,因此現在看待水墨的理解和過去大不同。

台南大學視覺藝術與設計學系副教授吳宥鋅在二樓展間與羅展鵬共同導覽作品。(攝影:陳意華)
台南大學視覺藝術與設計學系副教授吳宥鋅在二樓展間與羅展鵬共同導覽作品。(攝影:陳意華)

對吳宥鋅而言,「當代水墨」其實屬於一種「水墨風」的作品,他們未必都是從傳統水墨畫體系出來,而是直接使用水墨風的方式如黑白的效果、飛白的筆觸等。「『水墨風』就像是一種style,它不一定是水墨,而是一種風格!」他同時也觀察到「當代水墨」從2013年起在國際拍賣會興起,主因是受惠於亞洲經濟崛起,在這樣的國際脈絡下昔日備受忽略且邊緣化的華人文化體系如水墨、書法等開始思考該以怎樣的姿態回應世界,使得「當代水墨」概念應運而生。

至於如何鑑賞?吳宥鋅分享到自己的觀察,「我看作品的第一眼會focus在精緻寫實的臉部上,這是屬於西方式的光影寫實作法。但若以水墨方式欣賞也很特別。水墨畫重視留白,真正下筆的地方是勾勒或暈染的黑色的地方。但如果是素描或油畫就必須處理亮面的部份,從中間色慢慢疊到亮色,這屬於西方的繪畫方式,必須同時處理中間色還有亮的地方。若以水墨畫角度欣賞,我會看黑的部分,也就是聚焦在畫面的陰暗面。從這個角度來看,羅展鵬應該是利用黑色的,類似暈染或雲霧的技法把人物的形象襯出來,我把人物的表情仔細放大觀看,他的表情很有情緒。當我看到畫面在漸層或黑色地方的處理,會感受到思緒沉澱之下想要傳達的訊息。我建議大家可以用此角度來看觀看藝術家如何處理暗面的部份,如潑灑式的線條等。」

何謂當代性?

至於「水墨的當代性」,徐婉禎也提出自己的觀點,她認為,不只是水墨才有當代性的問題,而油畫在文藝復興時期,油畫顏料發明出來後的五、六百年間,難道就沒有當代性的問題?所以任何的材料都會面臨當代性的問題,不只是水墨。「我認為,作品中是否具備當代性,其實很簡單,就是藝術家是否能敏銳地表現出他的誠實。也就是,他活在當代的世界裡,面對所接觸的一切,是否能夠藉由他的畫筆,藉由他的創作將當代性表現出來。」徐婉禎進一步指出:其實並不一定要寄託在用甚麼稀奇古怪的材料或技法。雖然羅展鵬不喜歡人家用照相寫實來解釋他的作品,但我還是要強調,他的照相寫實與別人很不同,我在其他文章中曾提過,他的畫裡頭帶著一種螢色的光,在很多畫照相寫實的創作者作品中是看不到的。舉例來說,「我戴的眼鏡是綠藍光因為要保護眼睛,以免受到螢光的傷害。這無所不在的螢光,就是當代性,以前有這個光?並沒有,但他畫出來了。這就是當代性。以前沒有現在出現了。我再次強調,能夠敏銳且誠實的表現當代生活,就是當代性。」

羅展鵬於一樓展間展出《道路 真理 生命》,此為描繪耶穌十字架受難的作品。(攝影:陳意華)
羅展鵬於一樓展間展出《道路 真理 生命》,此為描繪耶穌十字架受難的作品。(攝影:陳意華)

羅展鵬:我所畫的是,肉眼不可見的感受

對於徐婉禎提出的無形的力量,羅展鵬也提出回應。他表示,「事實上我非常相信,一個創作者用手做出來的東西,不管花多少時間完成,這都將是他人生的一部分,或者我說的是超越現實的,他們都將自己靈魂的一部分放在作品裡面。這正是我想回應學姊(徐婉禎)的,妳感受到的力量正是我創作想帶給人的。」羅展鵬坦言,自己是一位會把想法隱藏很深的創作者。對於大家的評論,他選擇尊重。「我認為,如果我的作品如果對A有意義,對B有意義,這之間的意義即是這件作品存在的理由。而不是我心中的想法。」

羅展鵬笑說自己不以水墨創作者自居,因為水墨創作本身就是一條嚴謹路。「身為創作者而言,我想反映只是當下的心境,我的時代,我眼前看到眼花撩亂的當代藝術,以及我身處其中如何反芻的一個結果。這個結果即是現在,各位所見的。我認為它不屬於某個範疇,而我也希望我的作品不屬於任何一種範疇。」羅展鵬對於很多人認為其作品屬「照相寫實」,他並不認同,不過他不會去更正這個說法。「因為我尊重每個人觀看作品的感受,這個『感受』就是一種意義,我無須反應,但我要進一步解釋的是,我所畫的是屬於『肉看不見之物』,『肉眼看不見之感受』,這就是我要表現的。」

有別於昔日創作語彙,睽違三年的羅展鵬以東方氣韻強烈的「水墨」形式呈現,令人眼睛為之一亮。(攝影:陳意華)
有別於昔日創作語彙,睽違三年的羅展鵬以東方氣韻強烈的「水墨」形式呈現,令人眼睛為之一亮。(攝影:陳意華)

隨著時代的流轉,水墨繪畫已成為當代華人藝術家面臨的重要挑戰與課題。當代水墨不再受限於傳統媒材的形式,開展出多元且開闊的可能性,羅展鵬的「墨嵐」個展除了展現藝術家對當代水墨的獨到詮釋外,更是一條屬於自我與信仰追尋之路的開端。

典藏投資 / 117期
線上訂閱
Publication:典藏投資 / 117期Categories:展覽
  • 用LINE傳送

Comments

《典藏藝術網》電子報


×

登入


或使用 E-mail 登入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