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繡美術館的夏日提案

森林裡的發呆比賽

  • 用LINE傳送

毓繡美術館門口一景,現正舉辦奧德.納德盧姆亞洲首展「渾沌之界」。攝影|游如伶
毓繡美術館門口一景,現正舉辦奧德.納德盧姆亞洲首展「渾沌之界」。攝影|游如伶

今年夏天到訪毓繡美術館,除了參觀挪威寫實藝術家奧德.納德盧姆(Odd Nerdrum)的個展「渾沌之界」,還可散步至美術館對面的微型圖書館,在此坐下喝茶看書。這棟原為「九九峰生態藝術館」的閒置空間,現由南投縣政府委託毓繡美術館經營管理。年初專營進口藝術書籍的亞典書店宣布結束營業,館長李足新獲悉消息後,收購亞典書店三分之一存書,將這2千本美術、攝影和建築類圖書陳列於生態藝術館二樓,打造幽靜的森林圖書館,今年4月起對外開放。



毓繡美術館所經營的藝術圖書館,以美術、攝影和建築類的外文圖書為主,書源來自結束營業的亞典書店。攝影|游如伶
毓繡美術館所經營的藝術圖書館,以美術、攝影和建築類的外文圖書為主,書源來自結束營業的亞典書店。攝影|游如伶
毓繡美術館所經營的藝術圖書館,以美術、攝影和建築類的外文圖書為主,書源來自結束營業的亞典書店。攝影|游如伶
毓繡美術館所經營的藝術圖書館,以美術、攝影和建築類的外文圖書為主,書源來自結束營業的亞典書店。攝影|游如伶
毓繡美術館所經營的藝術圖書館,以美術、攝影和建築類的外文圖書為主,書源來自結束營業的亞典書店。攝影|游如伶
毓繡美術館所經營的藝術圖書館,以美術、攝影和建築類的外文圖書為主,書源來自結束營業的亞典書店。攝影|游如伶

台灣最重要的老牌藝術書店,重現於南投九九峰森林裡,無論室內布置或者書籍陳列,每一細節皆展現了不亞於經營美術館的真摯心意。漫步至美術館後方,尚有一棟坐擁蒼翠樹林、名為「山山好藝」的小屋,這裡規畫為年輕藝術家展覽空間,目前展出清華大學學生的膠彩畫展覽。以毓繡美術館為核心,這裡已具藝術村的雛形,適合安排來此一日輕旅行。「寫實是緩慢的代名詞,所以我們想要打造一個環境讓大家慢下來,慢下來,畫才看得進去。」李足新說。

毓繡美術館後方的「山山好藝」小屋,規畫為年輕藝術家展覽空間。攝影|游如伶
毓繡美術館後方的「山山好藝」小屋,規畫為年輕藝術家展覽空間。攝影|游如伶

「每個地方都該有美術館,美術館應該跟廟一樣多,廟有大廟中廟小廟,美術館也分大中小,藝術家就是土地公的概念,一個村落裡有藝術家,就像是一個美學的引導者。我們反而更需要中小型的美術館。」建蓋美術館之前,李足新已帶領團隊在此設立籌備處蹲點五年,進行巷弄美學計畫,深入清理社區最髒亂之處,再讓藝術品進駐巷弄,也慢慢取得在地居民的情感認同。李足新回憶,美術館成立之初預設一日至多30人到訪,沒料到一年內創下4萬參觀人次,由於目前沒有營收考量,所以仍會控管人數以維持美術館參觀品質。「我們要讓毓繡美術館的展覽進入世界級層次,雖然隱身於南投鄉間,但我們思考的是全世界的藝術發展與我們的關係,未來舉辦的外國展會比台灣展更多。」

值得一提的是,毓繡美術館結合社會資源,持續推廣「我的美術課在美術館」活動,讓偏鄉中小學生能在美術館接受美學教育,活動初衷如李足新所言:「即使外在環境條件欠佳,但只要美感培養好,就會有很多可能性。」贊助單場教育活動的金額為2萬元,包含師資、午餐和車費,就能幫助一個班級的孩子到美術館上一天課,親炙大師原畫,如果對其中一個孩子產生影響,或許那就是他改變自身、甚至在未來改變社會的契機。延續此一概念,毓繡美術館接下來將推廣「以父之名」、「以母之名」教育活動,預計一年舉辦20場。「有時對父母的情感與思念無法用語言表達,不如以父母的名義捐贈一場教育活動,不但有意義,也讓偏鄉小孩的人生有機會改變。」

「就像納德盧姆的畫作,畫的都是寸草不生的土地,而且只有一小灘水,為什麼畫中的人都要圍著這灘水?因為它太神聖太重要了。」李足新說。他又欣喜地分享:「到了六月中,美術館外葡萄和荔枝結實纍纍,整條路都是紅色的荔枝,很開心!」盛夏果樹擁繞的美術館,此刻的豐茂就來自最初的「一小灘水」。法國作家紀德(André Gide)《地糧》書中有段句子:「水源下豐盛的水;隱藏的蓄水池;無盡的水甕。堅硬的岩石將碎裂。山上會滿覆灌木;不毛之地將有喜色,而沙漠的苦味會開出花來。」走一趟毓繡美術館便可意會,那豐饒滋潤心靈的藝術,也是堪比蜜果與清泉的人間之糧。

相關報導

奧德.納德盧姆的渾沌之界 毓繡美術館寫實大展



典藏投資 / 116期
線上訂閱
Publication:典藏投資 / 116期Categories:新聞
  • 用LINE傳送

Comments

《典藏藝術網》電子報


×

登入


或使用 E-mail 登入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