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藝術市場大爆發:一個越來越貪婪的市場

  • 用LINE傳送

後記
自二十世紀末以來,當代藝術市場經歷了最驚人的暴漲,這一切都肇因於財富數量與本質的基本改變,全球化、網際網路、私人美術館的興起,以及新興經濟體的衝擊。這也見證了市場運作方式的徹底改變,而且有許多經驗老道的玩家已認不得這個他們原本瞭解的世界。

他們指明是拍賣公司的方式導致他們的工作模式改變,拍賣公司不斷入侵仲介商的領域,它們以金融參與者的身份與市場接合,還有它們的問題是:到底是為誰工作(除了它們自己以外),這就是個例子。畫廊的兩極化發展,讓它們要不是變成少數極大的畫廊,就是就落入剩下的另一邊,再加上置身於這個網路時代對它們的生存造成威脅。藝術博覽會的活動與金錢驅力本質還又是另外一件事。

在一個逐漸落入少數超級有錢人主宰的市場裡,劇增的價格令美術館落入無法取得藝術品的境地。沒錯,這是個公立贊助衰退而私人贊助成長的時代,美術館為了生存,往往被迫成為賣家而非買家。

少數極具影響力的有錢玩家逐漸聚焦於當作資產暨投機買賣的藝術品,這也改變了藝術的創作、生產與市場的運作方式。的確,就許多案例而言這個現象已挑戰了一件「藝術品」乃是藝術家獨特表現力的本質,因為它已成為一種產品,用來滿足一個越來越貪婪的市場。

直到二十世紀,藝術家和教會、貴族與上流社會的委託創作規範中奮力奪取自己藝術的掌控權,並進入一個不妥協、創造力本位的時代。但 1960 年代以降的藝術民主化與通俗化,現在似乎已有相當程度的逆轉。現在藝術、藝術家和藝廊跟與全球 0.01% 的關連越來越密切。這一切有利於大型拍賣公司與「超級大」畫廊,但不利於中間市場與小仲介商,因為它們自己的中階藏家因漫天要價的藝術品而退出市場,而且這類仲介商本身沒有可與之競爭的必要財力資源。

在新興藝術家階級,有人擔心這個投機份子「轉手(cornering)」市場的趨勢,他們會把沒有知名度的年輕藝術家的作品炒高,然後很快地拋售給下一個投機者。就像「傳遞包裹」的遊戲,作品的價值隨著每次轉手走高─直到漲不動了,結果這個包裹就留在某人手裡。「這也沒關係,因為這位投機者同時會有五、六位其他藝術家的作品在跑,所以他或她會在那裡有損失,但在其他地方有收穫,」有位藝術投資者這麼告訴我。少有人提到的問題就是:這對藝術家有何影響,他們眼看著自己的作品飆上天價,但接著又跌回地面,卻未必對這樣的情勢逆轉有任何影響力。那麼這樣的藝術家又該何去何從?

這樣的榮景能否持續下去?它還會漲的更高嗎?我們看到佳士得的弗朗西斯.奧切德聲稱,他期待有生之年看到一件 10億美元的藝術品。即便考量到他無可避免地相信這個生態系統能夠支撐他和他的公司,這仍是一種驚人的信心表現。就許多方面而言,今天景氣大好的市場對藝術和藝術家都是好消息:現在生活因藝術而提升的人比以前都多,因為它比較容易擴散到世界各地,許多藝術家也能達到他們的野心規模。有些藝術家變成失控地有錢;這波榮景已創造了許多其他工作;藝術被引進醫院來幫助病患,並被帶入監獄,還有擴大延伸的計畫正在發展。主要機構正在取得及展出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於是它們就更無所不包了。在有些國家,尤其是中東,藝術讓女性找到一個她們有合法且能夠發揮角色的領域,因為其他範疇對她們來說仍舊難以進入。

不過所有市場都是週期性的:其中的竅門就是猜測每個週期將持續多久。藝術的銷售必然仰賴於規模較大的經濟局面,倘若這一切出現根本改變,那麼這個市場也必然如此。

生產過剩是個重大問題。只要市場仍在成長,就有買家掃蕩作品。但是當市場轉衰時,必定會挫傷買家們原本搜括的數量龐大的藝術價格─並有盤旋向下的效應。而且藝術家越往奢侈品靠攏,其藝術作品的特殊性─作為一個獨特、超越其時代的精神性物件的地位─就越少。

另一個決定性的要素就是,當創建及提供資金的世代去世後,那些收藏與美術館的命運為何。假使波灣國家統治者的注意力─以及能源財富─轉向其他事物,那裡的壯觀美術館會如何?孩子未必喜歡他們父母對於藝術的選擇,而且當代藝術的特有本質,它的時髦特性,意味著它很快就會退流行。在一個世代的時間裡,這些私人收藏會如何?假使把這些作品提供給國家機構,它們會願意或能夠吸收所有作品嗎?屆時它們可能開始看起來有點過時了。倘若它們在短期內全都要出售,那會怎樣?這麼一來就會壓低價格並打擊信心,其程度更甚經濟環境。

達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生者對死者無動於衷》(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1991,圖片取自典藏出版《當代藝數這麼說》一書。
達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生者對死者無動於衷》(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1991,圖片取自典藏出版《當代藝數這麼說》一書。

有人主張現在這個市場是「大到不能垮」,當情勢衰退時,業界與收藏家將被迫支撐市場以保護他們的投資。然後就是「這一回是不同的」境況,因為有越來越多的新興經濟體加入這場派對。這個場景是這些國家的成長中與夢寐以求的中產階級將從較低和中階的位置進入市場,再逐漸提升至較高價位階級。但市場的兩極化與中間階層的空洞化,將使這樣的進展難以進行。由於把力量集中在藝術市場與金融菁英的聯繫,我們可能會進入一個複製與一致的時代,這裡的焦點是重複諸如昆斯和赫斯特等數百位「叫座」名字所提供的表現形式,而非廣袤領域裡的所有藝術創作階層。

本文摘自 喬治娜·亞當 Georgina Adam《錢暴:21世紀藝術市場大爆發》一書。
本文摘自 喬治娜·亞當 Georgina Adam《錢暴:21世紀藝術市場大爆發》一書。

《錢暴:21世紀藝術市場大爆發》哪裡買?
典藏網路書店
博客來網路書店
讀冊網路書店

Categories:焦點
  • 用LINE傳送

Comments

《典藏藝術網》電子報


×
×
↑ top